0510-87338888

基于環境凈化控制材料的新技術

基于環境凈化控制材料的新技術

(1)基于新型改性玄武巖纖維填料(MBF填料)污廢水處理生物巣技術

基于新型改性玄武巖纖維(MBF填料)污廢水處理生物巣技術,是采用具備柔性、微米級、水中自由分散特點的無機改性玄武巖纖維(MBF)作為微生物棲息的三維載體填料, 能有效形成三維四膜層菌巢結構(由內至外:厭氧層、無氧層、兼氧層、好氧層),并與原生動物、后生動物等建立完整食物鏈,形成共同繁榮的生態系統,對高濃度有機廢水,特別是難降解的有機廢水中的多種污染物的同步去除。

改性玄武巖纖維(MBF )新型填料的水處理技術特征

①處理能力非常高

通常活性污泥法(ASP)BOD容積負荷為1kg/m3.d左右,本技術(MBF)可實現10~20kg/m3.d的高負荷廢水的處理。

②無生物菌膜剝離現象    

    MBF新型填料的交叉網狀結構可以大幅提升微生物菌群的附著能力,防止其脫落;微生物菌群在生長過程中產生的大量胞外聚合物對微生物進行有效的包裹,也能防止其脫落;最后,微生物菌群中菌種類豐富,可以有效地原位處理降解過程中所產生的H2S等氣態物質,以防止大量氣態物質對微生物菌群由內至外的沖擊而產生的剝離脫落。

 

③低氧運行效果良好 

單片MBF新型填料有21萬根、直徑為13μm的單絲擴散形成電子供體圈,當氧元素缺乏的時候作為電子供體輔助。所需風機功率僅為常規技術的1/4,能耗大大降低。

④剩余污泥減量2/3

    菌群可以在MBF新型填料上高效附著,形成多種類的大型微生物菌群落,單位體積中微生物數量遠遠超過同類型的活性污泥,所以同等處理能力下,本技術中的剩余污泥量遠遠小于傳統處理方法的剩余污泥量,分別為活性污泥法的60%以下和接觸氧化法的30%以下。

棲息在MBF新型填料上的細菌類、原·后生動物(草履蟲、鐘蟲、輪蟲等)及小動物(蚯蚓、顫蚓、水蚤等)能形成良好的食物鏈環境,大幅減少了剩余污泥量。

 

⑤曝氣池內脫氮

    MBF新型填料上的微生物菌群因為氧氣供給的原因,自發的形成由內而外的厭氧層、無氧層、兼氧層及好氧層,可以有效地將氨氮在好氧條件下硝化生成氮氧化物,而氮氧化物在厭氧條件下再被還原成氮氣,從而完成脫氮,無需再單獨設置脫氮池。

 

(2)制藥廢水達標處理及污泥減量技術

公司憑借多年來在難降解制藥廢水工程設計、運行經驗,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技術設計理念和創新思路,且重點圍繞預處理單元和深度處理單元工藝技術提升優化展開深入研究,先后開發了2項代表性的技術創新成果,為醫藥行業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技術支撐。

技術1:基于Fe-C-M 內電解材料的ATK微電解預處理技術

ATK微電解工藝是基于復合機能性稀貴催化微量元素M--形成鐵-碳-M一體化空間網狀結構、高氧化還原電位的新型催化微電解環保材料,及其智能一體化裝備產品,已成功應用于多個印染、制藥、化工等復雜難降解廢水工程項目中。

所開發的Fe-C-M 內電解材料是我公司自主研發的第三代催化還原型高新材料,應用于微電解反應器,具有“活性高、堆密度低、無鈍化、消耗量少、運行穩定、無更換、專用型強等”性能特點,可高效去除廢水中色度、高濃度有機物,對環狀及長鏈大分子有機物進行開環斷鏈,破解有毒、有害有機污染物的有毒官能團,提高廢水的可生化性。

技術2: 基于CSE-1的ATK高級氧化深度處理技術

基于CSE-1的ATK高級氧化深度處理技術核心是采用科學的手段,針對生化處理后水中殘余的有機物進行高效吸附、濃縮,利用CSE-1劑,在觸媒作用下持續產生高濃度的氧化性自由基(如:羥自由基(·OH)等),進行靶向快速持續氧化,最終將有機物徹底分解,使得出水穩定達標。裝備產品技術優勢主要體現于系統集成化、低碳節能化、高效穩定化、裝備模塊化、自動無人化、占地節約化等技術特征。

相對業內產品的技術創新:

①相比 “多維電催化技術”,突破了裝備處置量小、對高電導率廢水效果差、能耗高等技術瓶頸;

②相比 “臭氧催化技術”,突破了其運行費用高,對有機物的氧化具有選擇性,在低劑量和短時間內不能完全礦化污染物等技術瓶頸;

③相比 “芬頓氧化技術” 和 “超臨界氧化技術”,分別解決了氧化效率低、污泥量大及能耗高、處理量小等技術問題。

(3)基于CSE-2劑的印染廢水達標處理及污泥減量技術

公司始終立足于科技的最前端,根據印染水質的具體情況, 結合工程實際問題,積極推動材料、裝備、自控系統的技術革新,在引進、吸收日本先進技術基礎上,開發了基于CSE-2劑的印染廢水達標處理及污泥減量技術,該技術憑借其先進性和實用性,在2014年01月經專家評定并被成功列入國家十二五科技支撐計劃項目,此舉必將推進印染廢水治理的提標升級做出了貢獻。

核心技術:

①脫色活化劑——CSE-2劑

CSE-2劑是具有高效還原性能的化學復合材料,與廢水接觸后能針對發色官能團進行還原,促使有色成分的化學變性,使得廢水中發色官能團發生鈍化而失去活性。再協同CSE-1劑的高級氧化作用,從而能無選擇性地徹底分解廢水中的難降解COD和有色成分,最終實現出水的穩定達標。克服常規方法污泥產生量大、運行成本高、殘余氧化劑影響COD測定等技術瓶頸。

②基于CSE劑的智能化深度處理裝備

首次研制了基于CSE劑的紡織染整廢水深度處理智能化裝備,徹底解決目前印染廢水處理工藝及裝備運行智能化程度低、能耗高、出水不達標及回用率低等問題,形成了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紡織印染整廢水深度處理裝備技術。

相對業內產品的技術優勢:

該技術通常應用于各類印染廢水排放難以達標及需升級改造或新建的廢水處理項目。與國內外同類技術相比,技術優勢顯著。針對進水COD500左右、色度>300倍的綜合型印染廢水水質進行深度處理,出水優于《太湖地區城鎮污水處理廠及重點行業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排放標準,相對其他競爭對手所采用的絮凝沉淀法、芬頓法而言,脫色污泥減量達到80%以上、綜合運行成本降低30%左右。

(4)基于鐵碳/鐵氧/復合氧化材料(CSE)的重金屬廢水處理新技術

針對 “水十條”中明確指出工業污水治理取締“十小”重點行業中的制革/電鍍廢水處理存在的技術瓶頸問題,開發一種在常溫常壓下,利用原位生成的新生態Fe2+基綠銹對各類重金屬進行高效吸附、還原并快速誘導激發其鐵氧體化,確保重金屬各項指標≤0.01mg/L,污泥產量低及穩定無害的處理新技術。

其技術核心是基于掌握新生態Fe2+綠銹的生成速率參數及其引發的高效“破絡、吸附、還原”機理,實現在常溫或低溫條件下重金屬鐵氧體化的晶核快速形成、成長,確保重金屬鐵氧體化的晶核表面包覆磁鐵礦膜的重金屬固定化、穩定化/無害化。

本技術相對常規工藝創新之處在于能在常溫或低溫環境下可同時快速處理各類重金屬及其絡合物,無需添加酸堿以外的化學藥劑,使得工藝簡化投資成本小。系統出水各項重金屬指標≤0.01mg/L,所產污泥致密易分離、含水率低、穩定無害化。

工藝技術優勢:

①常溫、常壓下進行,無需加熱;

②大幅減少投加藥劑種類與量;

③工藝簡單、靈活,可大幅降低基建和設備投資;

④可處理幾乎所有的重金屬混合廢水(包括重金屬絡合物);

⑤產生的污泥重量比常規沉淀法減少50%以上,基于鐵氧體的污泥結構穩定,無二次污染隱患,可實現資源化再利用。

(5)基于新型改性載體材料的HCBR生物脫氮除磷技術

基于新型改性載體材料的HCBR生物脫氮除磷技術,與國內外同類技術相比,技術優勢顯著,徹底解決了化工園區廢水氮磷普遍不達標、成本高、操作管理復雜等技術瓶頸,可實現對化工園區二級生化出水中的COD、氨氮、總氮和磷深度處理,出水各項指標穩定達到GB18918-2002一級A標準,其中TN≤5mg/L。本技術裝備具備占地小、投資小、能耗低、運行管理簡單等優點,具有很強的實用性和先進性。

流程1

流程2

 

基于新型改性載體材料的HCBR生物脫氮除磷技術可適用于化工園區、食品生產加工、醫藥、焦化、皮革、印染等企業及污廢水集中處理廠的深度脫氮除磷處理領域。能夠解決如下問題:

    ①解決了常規工藝除磷效果差的難題;

    ②解決了常規A/O工藝中出水總氮超標,無法確保TN≤5mg/L的難題;

    ③解決了常規沸石材料投量大,化學再生成本高的技術瓶頸問題。

(6)基于CSE-2生物劑的活性污泥原位減量綠色技術

公司開發的基于CSE-2生物劑的活性污泥原位減量綠色技術立足于常規技術瓶頸,將思路重點轉向于生物生長原理及周期控制展開深入研究,利用CSE-2劑材料特性,摸索并創新性地開發出一種基于綠色生物制劑的污泥減量技術體系,該技術相對常規污泥減量法體現出成本低、污泥減量.減容達到70%以上,并且組合特殊纖維載體技術基本可實現無剩余污泥產生的優勢。

基于CSE-2生物劑的活性污泥原位減量綠色技術打破了常規污泥減量思路,從生物的生長周期入手,在CSE-2生物劑作用下,實現生長周期的可控性調節,即快速到達并縮短生物的對數增長期,提前和延長其穩定期和內源呼吸期,讓生命力強的活性污泥在穩定期和內源呼吸期表現出極度亢奮狀態從而直接消化被CSE-II生物劑破壁的剩余污泥,維持生物生長、繁殖、死亡量的平衡,最終無剩余污泥排出,真正實現了剩余污泥從源頭上達到量的削減和控制目的。


红尘直播app下载安装-红尘直播app下载-红尘在哪个平台直播